首頁 > 企業文化 > 企業風采

东方文化坐标 ——感悟饶宗颐
發布時間:2018-12-04

公司紀委 蘇石榮

因爲自己是潮汕人,也因爲有人把他比作蘇東坡,所以很早就知道饒宗頤,從《饒宗頤學記》、《文化之旅》到《選堂清談錄》等有關饒宗頤的文字,我都曾經認真拜讀,並做讀書筆記和卡片。2018年2月6日,農曆新年到來前101歲的國學大師饒宗頤辭世因了這個緣故,我又再一次拿起陳韓曦的《饒宗頤東方文化坐標》。

饒宗頤的故事頗具傳奇色彩初中休學,依靠自學,學貫中西。從甲骨到莫高窟,從梵文、希臘楔形文,到楚漢簡帛,他無一不曉。錢鍾書說他是“曠世奇才”,季羨林稱他是“心目中的大師”,法國漢學家稱贊他是“全歐洲漢學界的老師,當代偉大的漢學家”。

1917年,饒宗頤出生在廣東潮州。他的父親饒锷在家鄉建起了潮州最大的藏書樓“天嘯樓”。饒家家學深厚的父親希望他能師法宋五子之首周敦頤所以給他起名“饒宗頤”,母親在他兩歲時過世,父親在生活的沈悶中,訓練他詩、填詞、寫字、畫畫。到了14歲,他從初中退學,回到天嘯樓的十萬藏書裏自學。16歲時,他完成了《潮州藝文志》,震驚廣東學界。1935年,他應中山大學鄒魯校長之邀,受聘擔任中山大學廣東通志館專志藝文纂修時年不到19歲。

1949年,留居香港,潛心學術研究。在香港,他在大學任教,主講詩經、楚辭、詩賦。之後,他先後前往日本考證甲骨文,再到法國研究敦煌遺迹,赴印度研究梵文。研究的視野也從早期的地方史,轉變爲中國史,繼而擴大到印度、西亞以至人類文明史。饒宗頤的研究範圍涵蓋上古史、甲骨學、敦煌學、經學、宗教學、史學等十三大門類。從莫高窟,到馬王堆,再到曾侯乙編鍾、雲夢秦簡,都曾集中他的目光。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當國內學者中斷研究時,饒宗頤在巴黎國家圖書館和大英博物館開始接觸流失海外的中國文物。他發現了敦煌千佛洞的道教寶典《想爾注》並于1956年發表了他的第一部“敦煌學”著作《敦煌本老子想爾注校箋》,奠定了饒宗頤在敦煌學研究領域的重要地位。1959年,《殷代貞蔔人物通考》全面展現了殷代曆史的面貌,在中外學術界影響巨大。1962年,法國法蘭西漢學院將被譽爲“西方漢學的諾貝爾獎”儒蓮漢學獎頒給了饒宗頤。饒宗頤在1970年代完成的《敦煌白畫》,敦煌的繪畫、書法、樂譜,都做了系統研究。

1980年秋天,饒宗頤受邀到成都出席第三屆古文字學術年會。會後,他自己三十年沒有回,很想去各地走走,了解不同城市的曆史文化,便自費安排了出行計劃。廣東省高教局派出的隨行人員,一路陪同。兩人從成都出發,一路坐火車往青海、陝西、河南等地,三個月內共停留11個省市,考察33家博物館。那段時間,饒宗頤給每家博物館發文書、電話,請求近距離了解當地的文物文獻,有時候爲了感受和了解一件文物,他能站著觀察近一小時。以前只能看到書裏介紹,此次親眼所見,非常激動。”這些經曆,使饒宗頤在1978年退休之後發表的文章,比退休前還要多。空前廣袤的治學領域和求索曆史,使得學者評價他:“饒氏治學所涉及的時代,從上古史前到明清,幾乎沒有一個時代是’交白卷’的。”

饒宗頤最喜歡的一句話是“萬古不磨意,中流自在心”。“不磨”,就是“不朽”的意思。中國人講“三不朽”,立德、立功、立言。“德”是第一,然後立功、立言。“自在心”是在不朽中堅持自己的信念,用現在的話講,是獨立的精神有人說中国知识分子没有独立精神,但在饶宗颐身上,我们不仅看到中国知识分子的独立精神,而且是发扬光大琳f模馊梦颐茄鐾

媒體上,他銀眉鶴發,清瘦機敏。天氣冷一些的時候,饒先生喜歡帶一條顔色豔麗的圍巾。出席活動時,做得最多的動作,是一雙手壓在胸前的圍巾上,頻頻抱拳回禮。這個動作很潮州,很優雅,讓我喜歡並膜拜。生活裏,饒宗頤達觀,有童趣。時代飛速發展,多少的急功近利,多少的誘惑,但饒老依然保持童心、童趣,不忘初心,這讓918国际博彩天堂 慚愧。918国际博彩天堂 與大師豈止只是年齡的差距?分明是時代的差距,是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的差距。他讓918国际博彩天堂 高山仰止!

年近百歲時,不斷有人咨詢養生法寶,他挂在嘴邊的話是,“我每天坐在葫芦里。”他引用明代诗人余善的诗句“一壶天地小于瓜”,清静达观,身心愉悦,自然就长寿。他还葆有潮州的饮茶习惯。他說,“咖啡是刺激性的东西,属于冲动文化。茶是冷静的、理性的,属于和的文化。中国的茶文化讲究一个‘定’字。‘定’就是心力高度的集中,内心安宁,才能实现心‘定’。”这一切,无不透露出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對我们深刻理解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的文化自信,以及“和合團結”的上合組織形成的“上海精神”,倡導的“一帶一路”建設,都是鮮活的教材,蘊含了中國文化的智慧,體現了中國方案的魅力。

饶宗颐曾說过,自己是一个被求知欲吞没的人。“每一個問題我要追到底而且一定打破鍋問到底,不同的學問都要弄一個明白。這何嘗不是現如今逢山開路,遇水架橋的執著,學懂弄通的活生生體現。饒宗頤的人生哲學,執著追求,是他被尊爲一代國學大師最重要的原因。二十多年前,學界都知饒宗頤的學術成就,但很少有人知道他還書畫精湛。隨著年歲日長,他的書畫作品被人們解讀爲“精到的文人畫作”。“他的學問和藝術交流得很好,有一个艺术家的童心來探索学问,又有一个学问家的深度來加强艺术。”他謙遜說,在做学问上,自己不过是用平常心“守株待兔”。“我们一般的人是太急功近利,老是想抓几只兔子,积极追的人未必能够找到兔子。我就靠在树底下,当有兔子过來的时候,我就扑上去,我这一辈子也不过就抓住几只兔子而已。”對自己如此大的成就居然这般轻描淡写,我们看到的是一个虚怀若谷的人,一个大写的人,一个充满情趣的人,一个接地气的人。这同时又给人以启示,所谓:“有心栽花花不放,無心插柳柳成蔭”是需要耐心,需要恒心,需要定力,凡事不可能“一蹴而就”,所謂“行百裏者半九十”是也!

见过饶宗颐的人,都對他讲话经常在潮州话、粤语、普通话之间切换,印象深刻。此外,他还精通英、法、日、德、印度6国语言,對古梵文、古巴比伦楔形文字也颇有研究,我的心得是,首先不要自我设限,保持广泛的兴趣和强烈的求知欲。如我年轻时先做方志学和地方史,以家乡潮州为研究對象。从考古一直到文学、戏曲、陶瓷等都做,特别注重不同领域间的关联性问题,这样慢慢就越做越通了。這就是是融會貫通,使918国际博彩天堂 明白不積跬步無以至千裏,凡事從小做起,不好高骛遠,咬定青山不放松,腳踏實地,一步一個腳印,終成事業。

饒宗頤以“辛苦待舂锄”來描述自己的学术生涯他把自己比做農夫,大師還真的是“農夫”!他爲918国际博彩天堂 生産了無數的精神食糧,讓918国际博彩天堂 能在中華文化的盛宴中盡享“饕餮大餐”。

大師已遠去,但分明覺得他依然還在,在香江,在塞納河,在他故園的韓江,浪花中似乎總有他深情的淺吟低唱。又有時,在西苑的某一間小屋,依稀飄出的古琴旋律,讓我産生了時空幻覺,星空下,點點繁星中,那顆分外明亮的“饶宗颐星”,活脱脱幻化出的是大师本人手抚那张曾是北宋郭之所藏的“万壑松”古琴的影像,指间轻拨,天籁之音如高山流水,亦师亦友亦长辈地娓娓道來,琴声与琴声交相辉映,是心灵的唱和、知音的倾诉。大师永詫心中!